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馬勒(Mahler)第七號交響曲(Symphony No.7《夜之歌》(Nachtmusik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66-72,美樂出版社:

本曲常被稱為《夜曲》或《夜之歌》,這不單是因為第二樂章與第四樂章附有《夜之歌》的標題而已,幻想而熱情的第一樂章開始到第四樂章為止,都跟夜的氣氛、夢幻或月夜(第三樂章)有關,而且第五樂章中朝陽大放光明,高歌出生命的喜悅,也都是因素之一。

我手上有的CD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第六號交響曲(Symphony No.6《悲劇》(Tragische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61-65,美樂出版社:

 

馬勒在初演時,把此曲稱為《悲劇》。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台上479597台上4705):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罪,係以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為構成要件(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之加重規定,亦同)。所謂「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而言。其違反意願之程度,固不以類似於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相當之其他強制方法,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權為必要,但仍須達於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始與「違反其意願」之意旨相符

 

98台上2062: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強制猥褻罪,係以「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為成立要件,非如修正前同條第一項(修正後僅有一項)有須達「至使不能抗拒」之要件。依其立法理由之說明,係以原條文之「至使不能抗拒」,要件過於嚴格,容易造成受侵害者,因為需要「拼命抵抗」而致生命或身體方面受更大之傷害,故修正為「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即不以「至使不能抗拒」為要件)。則修正後所稱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不以類似於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相當之其他強制方法,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權為必要,始符立法本旨。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 Mahler )第五號交響曲( Symphony No.5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56-60,美樂出版社:

本曲為五樂章的交響曲,但第一樂章被當做送葬進行曲,而且與第二樂章具有密切關聯,所以原則上可以把第一樂章看成是邁向第二樂章的序奏。

《第五號交響曲》為馬勒脫胎換骨重新出發的作品,展現其中期的書法。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第四號交響曲(Symphony No.4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51-55,美樂出版社:

原來作為《第三號交響曲》第七樂章的〈兒童向我說〉的部分變成《第四號交響曲》的第四樂章,並以兒童的聲音報知天堂生活的形態。本曲是較能反映馬勒舒適生活的樂曲。

第一樂章奏鳴曲式,德文指示為「緩慢的」,如同以兒童表現天堂世界一般。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斯特(Liszt)第三號交響詩《前奏曲》(Les Prelude S97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289-291頁):

李斯特所作的13首交響詩中,本曲最著名也最常被演奏。

拉馬丁《詩的沉思錄》,原詩大意: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刑185之4

101台上6428:

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固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應負過失責任為必要,但該條之立法理由,係「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特增設本條,關於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處罰規定。」則行為人於事故後,縱離去現場,如不影響即時救護之期待,且不足認係逃逸,尚難以侵害社會法益之上開公共危險罪相繩。查證人吳00於偵查中證稱:伊看到告訴人李00騎機車與劉00開的自小客車併行,「告訴人的車子左側擦撞到劉00車子的右側,可能是驚慌往右偏,機車的車頭右前方撞到上訴人機車的左邊車頭」,告訴人就滑倒,流很多血,伊等有報警叫救護車等語(見一○○年度偵字第一五六四號卷第二九、三十頁),於第一審證稱:伊當天站在對面的車道上,是面向案發路口的,在案發路口的對面的轉角,沒有其他車子或物體擋住。「當時上訴人是在善士街口與保泰路口正在等待紅燈待轉」,告訴人是直行行駛在保泰路上,通過善士與保泰路口,那時上訴人的機車已經在待轉了,因為告訴人的機車左側擦撞到自小客車的右後方,因為不穩才撞到上訴人的機車,告訴人的機車前輪那邊撞到上訴人機車的左邊,撞到時上訴人的機車是靜態的,告訴人的機車撞到上訴人機車後滑行就倒了,告訴人就滑出去,與上訴人的機車距離大約有五、六公尺左右,上訴人也知道告訴人倒地了。報案以後警員與救護車大約三分至五分鐘左右抵達現場。上訴人牽機車起來時,「自小客車已經停在路口」,是快車道的內側等語(見第一審卷(二)第九八至一○二頁)。又證人劉00於第一審亦證稱:當時伊從崗山要去前鎮,伊原本停在街口等紅燈,啟動開過十字路口超過一半,又因為人很多停了下來,「伊感覺好像是車子被撞到,所以頓了一下」,伊回頭看到告訴人躺在那裡,躺的位置離伊的車子沒有多遠。伊不知道是何人撞到伊的車子,因為當時現場有人在選舉造勢,「伊要離開的時候,有人說伊撞到人,要伊留在現場處理」,旁邊的人說是告訴人撞到伊的。「伊下車後大約三、五分鐘左右,警車和救護車才來」,伊過十字路口時,沒有看到上訴人的車子,因為當時的車潮、行人很多,伊只有注意看路況,下車以後也沒有看到上訴人,除了告訴人躺在那裡外,沒有其他人躺在那裡。發生碰撞後,伊的車子一直到警察來了,因為怕影響交通,才移到快車道各云云(見第一審卷(二)第一三一至一三三頁反面)。如果均屬無誤,告訴人似騎機車先撞擊劉00駕駛之自小客車,再擦撞上訴人所騎之機車,而上訴人之機車當時已經在待轉,且事後聽到有人談論劉00撞到人,要劉00留在現場,劉00亦將自小客車移到快車道上,留在現場,則上訴人辯稱:伊在保泰路、善士街口靜態等紅燈,是告訴人來撞伊車子的左後方。當時伊聽旁邊的人講是告訴人擦撞小客車後才斜衝撞到伊等情,即非全然無據。究竟上訴人是否因停車待轉時遭告訴人之機車擦撞,復因聽說告訴人先撞擊自小客車後,再擦撞他的機車,主觀上自認其並非肇事之人,而純係被害人,且因劉00已經停留處理,並經人報案,不影響即時救護之期待,始自行離去,尚非無疑

99台上4200:

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係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而設,固不以行為人對於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之事實有過失責任為要件,惟為貫徹「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之意旨,如已確知發生車禍,但於未確定被害人已獲得救護之前,即貿然離去,仍不能解免肇事逃逸之罪責。本件上訴人於系爭車禍發生後,如非聽聞所駕駛自小貨車之「碰撞」聲響或感覺「碾壓」異物,豈會中途停車、下車;既聽聞蔡00告知車禍發生,現場近在咫尺,豈有不進而察看車禍或死傷情形之理;而蔡00雖撥打119 報警,但救護未到達之前,上訴人即貿然離去,豈能謂被害人已獲得救護。從而,原判決認定上訴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核不違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上訴意旨仍委為不知車禍發生死傷之情,重為事實爭辯,非適法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第三號交響曲(Symphony No.3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42-50,美樂出版社:

本曲為馬勒交響曲中最長大者。

本曲原為七個樂張構成,後來改成6個樂章,而且各樂章都有標題性的傾向。馬勒並且原先還想把本曲稱為「牧神潘」(Pan)。各樂章曾賦予如下之標題: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斯特(Liszt)第一號交響詩《山岳交響曲》〈山上聽聞〉(Symphonische Dichtung “Berg Symphonie”)(Ce qu’on entend sur la montagne S95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285-287頁):

李斯特一生共寫作了13首交響詩,這是將文學或繪畫和音樂結合起來的作品。在這些交響詩中,不僅洋溢著詩的感情,而且植入了哲學或宗教的意念。

當我們聆賞這些作品時,作者所欲表達的「觀念」,時常凌越在音樂之上,結果使浪漫主義音樂的弱點呈露無遺。因此在這13首交響詩中,除了最著名的第三號《前奏曲》經常被演奏外,其他大都不再被人演奏。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