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斯特(Liszt)匈牙利狂想曲(Rhapsodies hongroises S244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311-320頁):

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全部共有十五首,若將四首遺作追加上去,則應該多達十九首。可是這四首遺作幾乎不為人知。在這些狂想曲中,蘊藏著匈牙利人的抑鬱與熱情的國民特性,是一般國民音樂中最傑出的典型。所謂「狂想曲」是一種用歌謠樂句譜成、曲體自由的短歌。李斯特這些精心創作的匈牙利狂想曲,旋律多彩,節奏生動,是鋼琴曲中最膾炙人口的名作。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第九號交響曲(Symphony No.9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95-101,美樂出版社:

馬勒寫作本曲期間,身體非常疲憊,經常想到死亡。在本曲之前寫作的《大地之歌》,之所以未附上《第九號》的交響曲名稱,原因就是想到《第九號》曾經帶給前輩作曲家們厄運,才避免了《第九號》的稱呼。可是這次卻真正下筆創作《第九號交響曲》,可見馬勒已勇敢正視死亡問題。事實上,馬勒就曾把「噢﹗我所消失的青春歲月呀﹗噢﹗我所消耗的愛情呀﹗」等字樣記在本曲第一樂章中發展風樂段,另在第三樂章的開頭,草稿裡也記有「住在阿波羅的兄弟」,最後在第四樂章的末尾記入「如死亡一般」來結束。由此可見,本曲與死亡有關。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大地之歌(Das Lied von der Erde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80-94,美樂出版社:

本曲使用德譯的漢詩做為歌詞,但此一歌詞不單是成為譜曲的線索而已,同時也讓我們發現馬勒的厭世觀與唯美主義,也與此一東方幻想國的思想產生共鳴。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0 Tue 2013 08:57
  • 量刑

量刑

97台上1412號:

刑罰裁量上所謂之「重複使用禁止原則」,係指法院在量刑時,禁止對於法條所規定之構成要件要素重複使用,作為衡酌處刑之依據。蓋因犯罪行為之構成要件要素皆為判斷行為不法之要素,其在判斷犯罪是否成立時,既已加以援用,則在刑罰裁量時,自應禁止重複使用,援為處刑衡量之事項,以免造成罪刑不相當之結果。例如:刑法第二百十三條之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其構成要件要素之主體限於「公務員」之身分,由於「公務員」已屬該罪之構成要件要素,故就該罪科刑時,即不得再以「被告身為公務員,竟知法犯法」為從重量刑之事由。惟此一原則,僅係限制法院不得將構成要件要素重複作為處刑之衡量事項,並非限制法院不得以其他事由作為裁量刑罰之參考。查刑法上之擄人勒贖罪,係以行為人基於勒贖之意思而為擄人行為之實行,藉以遂行其勒贖得財之目的。其構成要件要素為意圖勒贖(主觀構成要件要素)及擄人(客觀構成要件要素)。而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依刑法第五十七條第九款規定,係科刑輕重之標準之一,並非擄人勒贖罪之構成要件要素,則第一審審酌上訴人擄人勒贖行為對被害人及其家屬造成之傷害,而為量刑參考之一,即無違反「重複使用禁止原則」可言。

98台上1775

科刑基礎與科刑標準之關係至為密切,在適用上,對犯罪行為論罪科刑時,應先確認其科刑基礎,始得進而依科刑標準,諭知其宣告刑。九十四年一月七日修正並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之刑法第五十七條,為使法院於科刑時,嚴守責任原則,乃將此法理特別明定以「行為人之責任」為科刑基礎,並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第五十七條所列十種事項,作為科刑輕重之標準。又刑事實體法對於何種犯罪應擔負何種刑責,立法時即已斟酌不同犯罪構成要件要素,涵攝相異之可罰性,而賦予不同之刑罰效果。諸如,同為登載不實文書罪,因犯罪者為公務員或從事業務之人而異其刑罰內容(刑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二百十五條參照);同為殺人罪,因被害者係一般人或直系血親尊親屬亦異其法律效果(同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百七十二條參照)。此外,依刑法總則規定而加重或減輕其刑者(例如同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因累犯而加重其刑,同法第五十九條因犯罪情狀顯可憫恕、情輕法重而酌減其刑等等),亦變更其刑罰內容。是以形成罪責之法定構成要件要素,在判斷犯罪是否成立時,既因構成不同罪名而異其刑罰內容,或已適用刑法總則加重或減輕其刑規定而變易其刑罰效果,則在刑罰裁量時,自不得因其為特別構成要件要素或具備刑法總則加重、減輕事由而特予強調或重複引用,援為量刑審酌之事項,以免造成罪刑不相當之結果,此即學理所謂「禁止重複評價之原則」。從而刑法第二百十三條之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其構成要件要素之主體既僅限於「公務員」之身分,就該罪科刑時,即不得再以「被告身為公務員,竟知法犯法」或「被告身為公務員,未能以身作則」為量刑之事由。原判決理由內記載審酌上訴人等均為「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人員,未能以身作則」,為求便宜行事,竟以義美旅行社開立之不實旅行業代收轉付收據作為出國考察報帳核銷之用,足以生損害於二崙鄉代表會及斗六市代表會經費執行與核銷帳目之正確性等情,認量刑不宜從寬(見原判決第十八頁第二十二至二十三行),將上開形成罪責之法定構成要件要素,重複作為科刑審酌事項,自有違刑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之意旨。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斯特(Liszt)死之舞(Totentanz S126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308-309頁):

據說本曲是李斯特到義大利旅行時,看了比薩的名畫《死之勝利》後,深受感動而作曲的。可是此曲既不是描寫死之舞的標題音樂,也很難說是骷髏或死者舞蹈的音畫,而只是根據古代葛麗果聖歌《神怒之日》的主題,加上一些變奏而成。是一首銏琴與管弦樂的自由變奏曲。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斯特(Liszt)第二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2 S125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306-308頁):

本曲為單一樂章形式,並運用了變奏曲的原理,同時又可視為一種輪旋曲式的音樂。本曲富詩情意味,蕩漾著浪漫的狂想情趣。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受檢察官訊問未經具結所為之陳述

甲說:有證據能力,但應經法院傳喚到庭具結及詰問

96台上3527

惟查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所謂「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規定,以證人身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共犯或共同被告)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證人身分為調查時,此時其等供述之身分為證人,則檢察官、法官自應依本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有關具結之規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符合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而有證據能力。若檢察官或法官非以證人身分傳喚而以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或共犯、共同被告身分傳喚到庭為訊問時(例如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二百十九條之六第二項、第二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百四十八條之一、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第一項),其身分既非證人,即與「依法應具結」之要件不合,縱未命其具結,純屬檢察官或法官調查證據職權之適法行使,當無違法可言。而前揭不論係本案或他案在檢察官面前作成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本質上屬於傳聞證據,基於保障被告在憲法上之基本訴訟權,除該被告以外之人死亡、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或到庭後拒絕陳述等情形外,如已經法院傳喚到庭具結而為陳述,並經被告之反對詰問,前揭非以證人身分而在檢察官面前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並應於判決內敘明其符合傳聞證據例外之理由;又前揭非以證人之身分在審判中之陳述筆錄,倘該被告以外之人已經法院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並經具結作證,且由被告為反對詰問,或有前揭傳喚不能或詰問不能之情形外,該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因屬審判上之陳述,自有證據能力;若係在另案法官面前作成之陳述筆錄,本質上亦屬傳聞證據,自得依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認有證據能力。不能因陳述人未經具結,即一律適用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排除其證據能力。原判決已敘明曾00於審判中已依證人身分傳喚到庭具結作證,並經上訴人之反對詰問,則曾00於偵查中以共同被告身分所為之供述證據,屬傳聞證據,但並無顯不可信之情形,而認有證據能力,其取捨證據並無違法可言,且亦敘明曾00於警詢時已供稱與上訴人係臨時起意選定廖00為強盜及擄人勒贖,原判決認此部分之供述符合傳聞證據之例外情形而採為論處上訴人之犯罪依據,亦無理由矛盾之違法;原判決並敘明廖00於第一審審理時,就本件被害事實已到庭具結供述甚詳,並經上訴人之交互詰問,因認事實已明而無傳喚之必要,難認有應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可言。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勒(Mahler)第八號交響曲(Symphony No.8《千人交響曲》(Symphony of a Thousand

樂曲簡介:

門馬直美著,《馬勒》,pp.73-79,美樂出版社:

本曲亦被稱為《千人交響曲》,這並非馬勒所親自命名,最初是因為樂譜出版商認為此曲的編制非常龐大,才給予如此名稱。實際上演出時,並不需要千人(約800人),但卻需要相當大的編制。

馬勒曾寫信給指揮家好友孟格堡說:「這是我過去作品中最龐大的樂曲,無論內容或形式都非常獨特,無法用言語形容。你可以想像大宇宙開始發出聲音的樣子,那已經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太陽運轉的聲音。」又說:「相對於此曲而言,我過去的所有交響曲只不過是序曲而已。我過去的作品都是以主觀的悲劇處理,但此闕交響曲卻是歌頌出偉大的榮耀與歡喜。」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斯特(Liszt)第一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1 S124

樂曲簡介:

邵義強著,《浪漫派樂曲賞析(二)》,錦鏽出版社,第303-306頁):

本曲首演後被當時樂評家漢斯力克譏評為「三角鐵協奏曲」,因為在當時,三角鐵只在輕音樂中使用,漢斯力克認為像協奏曲這樣高貴的藝術作品,在第三樂章中那麼顯著地運用三角鐵,洵屬不倫不類。

本曲另一個受人攻擊的理由,是藐視古典協奏曲的傳統形式,採用曲式自由的結構。但今日本曲已被公認為演奏效果燦爛、人人能夠親近的傑作。全曲由四個樂章構成,但不停地接連奏完,整個協奏曲是由一個主要動機來支配與統一的。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