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詰問之詢答方式

99台上4875:

訊問及詰問證人之詢答方式,不論是使證人為連續陳述之「述式」,抑或係由證人針對個別問題回答之「問答式」,訊問與詰問人均應就個別問題為具體之發問,不可空泛其詞,受訊問或詰問人亦應對該問題為具體的回答,不可籠統含糊,此觀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條「訊問證人,得命其就訊問事項之始末連續陳述」、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一項「詰問證人及證人之回答,均應就個別問題具體為之」等規定甚明。故於偵、審中訊問證人或審判中詰問證人,其訊問或詰問人如並未針對與主要待證事實有關之證人在警詢之陳述逐一訊問或詰問證人,而僅包裹式地泛問以:「警詢筆錄是否實在?」、「你在警察局詢問時所為陳述是否實在?」等語,即令證人答稱:「實在。」核其問與答均嫌空泛籠統,則此種概括式訊問或詰問之筆錄,實難謂有何意義可言,該證人於警詢之陳述殊無可能給予被告有質問或辯明真偽之機會,自難遽認已轉化為偵查或審判筆錄之供述內容,而得資引為被告犯罪判斷之依據。卷查本件證人何00雖於第一審進行交互詰問,然就上訴人持有上開槍枝部分之犯罪事實,檢察官於行主詰問時僅問以:「警詢筆錄是否實在?」而何00雖亦證述:「實在。」各語(見第一審卷(二)第一五九頁),依上說明,究仍不得因此即謂其警詢筆錄已轉化為審判筆錄。原判決於理由欄貳、丁之四,先引錄何00於警詢之陳述,再謂何進興於第一審已具結證稱:「警詢所述實在」等語(見原判決第四0頁),因而採為上訴人持有上開槍枝之補強證據,於法自有未合。

99台上4876:

法院依職權傳喚之證人,該證人具有何種經驗、所欲證明之待證事實為何,以審判長最為明瞭,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六第一項規定應由審判長先為訊問,於審判長訊問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得接續詰問之,此時之訊問、詰問,相當於主詰問與反詰問性質,至於當事人、代理人及辯護人間之詰問次序,則由審判長本其訴訟指揮,依職權定之,與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所定由當事人等聲請傳喚證人之詰問次序不同。被告及其辯護人雖均得為詰問證人,然有關交互詰問之進行方式,詰問之範圍、次序、方法、限制,聲明異議之方式等項,均屬證據法則之一環,為審判程序進行之最核心部分,辯護人對於詰問規則之運作,自較被告為專業、熟稔。基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第一項、第五項,分別就無辯護人之情形,被告或不知如何行使詰問權或行使詰問權有障礙時,可以放棄詰問,及同一被告有二以上辯護人時,該被告之辯護人對同一證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等規定之法理,則於被告有辯護人為其辯護時,為避免重複詰問、浪費法庭時間,自由其辯護人踐行詰問之程序為宜,於詰問完畢後,如審判長已賦予被告詢問證人之機會者,縱令被告未親自詰問,亦難謂有何恣意剝奪被告詰問權之違背法令可言。

100台上5940:

現行刑事訴訟法在當事人互為攻擊、防禦之訴訟架構下,關於調查證據,依本法第一百六十三條之規定,係以當事人聲請調查證據為主導,法院依職權調查為補充及輔助。當事人向法院聲請調查證據時,應依同法第一百六十三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以書狀分別記載:請求之各項證據及其與待證事實之關係、證人等年籍資料及預定詰問之時間等項,期使爭點集中,當事人得以預測攻擊、防禦之方法,法院亦得適當行使對調查證據之訴訟指揮權,其有關證人詰問之輪序及方法,則受本法第一百六十六條所定詰問規則之限制。亦即,原則上先由聲請傳喚之本造進行「主詰問」,次由他造為「反詰問」,再由本造為「覆主詰問」,再次由他造為「覆反詰問」(第二項);於兩造依本條第二項所定次序為交互詰問完畢後,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問」(第三項),證人於經兩造輪序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第四項),則屬補充訊問性質,僅在證人於經直接詰問後,其陳述尚有未盡完備或不明瞭,為求發見真實有進一步澄清,基於訴訟指揮權,使之為必要之補足,以與第一百六十三條規定相呼應,俾落實當事人進行主義原則之建制。故其主動權仍在兩造之詰問,是否進行補充訊問,賦予審判長訊問與否之判斷,殊無得由審判長之職權訊問,以取代其中一造之詰問之餘地。至於法院依本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依職權傳喚之證人,則應由審判長先行訊問,然後再由當事人等詰問,此觀第一百六十六條之六之規定甚明,所定順序與第一百六十六條由當事人聲請者顯有不同。此等交互詰問之進行方式,以及有關詰問之範圍、不當詰問之禁止、聲明異議之程式、審判長之處理、異議之效力等詰問規則,概屬證據法則之一環,法院如有適用詰問規則錯誤,以致不當剝奪當事人等之詰問權,或有恣意限制或禁止當事人等行使詰問權之情形,自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而影響於判決,得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本件上訴人於原審聲請詰問共犯證人即共同被告鄭00、林00(見原審卷第一二一頁反面),惟依審判筆錄之記載,係由審判長對鄭00、林00二人分別告知其等先前在警詢及偵查中之陳述筆錄,然後再訊問各該證人對於筆錄內容之意見以替代(見原審卷第一三九頁正反面),並未依本法第一百六十六條規定,由聲請之本造就待證事實進行詰問,亦不見踐行第一百六十六條之六由當事人詰問之程序,所踐行之訴訟程序不惟混淆詰問規則甚且錯誤適用,不當剝奪上訴人對上揭共犯證人詰問之機會,自屬違背法令而影響於判決,原判決復採為判斷之依據,採證尤屬違背證據法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ycho Brahe 的頭像
Tycho Brahe

Tycho Brahe 的選擇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