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士塔高維契(Shostakovich)第七號交響曲(Symphony No.7)《列寧格勒》(Leningrad Op.60

 

樂曲簡介:

戶田邦雄著,《蕭士塔高維契》,pp.55-60,美樂出版社:

德蘇戰爭爆發時,蘇聯動員所有的藝術投入「祖國戰爭」,本曲為其中之一,1942年發表時,蕭士塔高維契曾說:「此曲是戰鬥詩,是對堅強的民族精的讚歌」。

本曲是在列寧格勒於19417月遭德軍包圍時,從眼前實際展開的防衛戰情景所獲得啟示而著手寫作,此時蕭士塔高維契是以防空監視隊員的身分站在第一線。

但根據沃爾可夫的《蕭士塔高維契的證言》指出,此曲是「早在戰爭開始之前就已經構想,因此它不能視為對希特勒攻擊的一種反應,其中所謂的「侵略的主題」與實際的侵略毫無關係,我寫作此一主題時,心裡想的是另一種催殘人性的敵人。……我所寫的是在殺人不亞於希特勒的史達林的暴政下犧牲的幾百萬人民的追悼之歌。」

蕭士塔高維契曾表示說:「本曲幾乎是標題音樂,第一樂章是『戰爭』,第二樂章是『回憶』,第三樂章是『祖國的原野』,第四樂章是『勝利』。」

第一樂章稍快板(Allegretto),首先由弦樂和低音管的齊奏強有力奏出被史汀貝格稱為「人類主題」的C大調「男性化,肯定人生的」主題。

 

然後由遠方傳來鼓聲打破了和平的美夢,在降E大調上逐漸出現進行曲風的「戰爭的主題」。此一主題,最初由「弓背奏」(col legno)、撥奏與普通奏法的弦樂組合而成,然後在不間斷的鼓聲上,逐一改變樂器編制不停地反復演奏,並逐漸加強力度。

 

第二樂章中板(poco allegretto)。蕭士塔高維契曾說本樂章是:「是一種人生愉快插曲的回憶,但回憶中也籠罩著一種悲哀迷濛的煙霧。」

 

第三樂章慢板(Adagio)。本樂章被認為是對「大自然之美與睿智」的一種敬畏表現,猶如廣大無垠的俄羅斯大地上茂密的原始林一般。

 

第四樂章從容的快板(Allegro non troppo)。蕭士塔高維契說,本樂章是表現「即將到來的勝利」。

 

焦元溥,〈神奇筆法與時代悲劇〉,《聯合電子報,古典音樂報》第915期,2014.06.10

……先聽拉威爾《波麗露》,再聽蕭士塔高維契《第七號交響曲》,不難想像後者應當熟知前者的《波麗露》,卻寫出截然不同的音樂世界。

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IC0002

 

 

我手上有的CD

1Mariss Jonsons指揮,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EMI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13276

 

 

2、Kirill Kondrashin 指揮, Moscow Philharmonics Symphony Orchestra。 Melodiya。(推薦)

 

http://www.ccr.com.tw/goods/46949

 

 

 

3、Leonard Bernstein 指揮,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DG。(推薦)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77456

 

 

 

 

4、Yuri Temirkanov 指揮, 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Signum。(推薦)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75775

 

 

 

5、Vasily Petrenko 指揮, Royal Liverpoo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Naxos。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71999

 

 

 

4Rudolf Barshai 指揮, WDR Sinfonieorchester Koln Brilliant。(推薦)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78322

 

 

 

 

 

 

創作者介紹

Tycho Brahe 的選擇

Tycho Bra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